第四屆

photo
邱仲麟 Chung-lin Chiu
Current Position: History and Philology
Education: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
Experience: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2001.8-2005.9),副研究員(2005.9.14-2011.3),研究員(2011.3- )
私立淡江大學歷史學系兼任講師(1991.8-1992.7),專任講師(1992.8-2000.1),專任副教授(2000.2-2001.7)
Email: cjlccy@asihp.net
   

春明側影與國防線上

「春明側影」是我自1991年完成碩士論文〈明代北京的都市社會變遷〉以來,探尋明清北京社會生活的大致內容,主要從民生角度出發,考察這段時間京城的都市問題。北京在十五世紀以後大量使用煤炭,雖使木柴燃料日少的問題得以緩和,但卻導致空氣品質惡化、燃煤中毒,與廢棄物堆積日增,後者對於街道溝渠更帶來極大影響。明清北京民生用水,主要以井水為主,但多半是含雜質的苦水,除對衛生有礙外,在生活享受也相對受限。值得注意的是,滿清入主以後,北京的水井逐漸被「水窩子」所壟斷,對於居民自由用水造成困擾,即使晚清出現自來水公司,仍然無法取代這一團體。明清北京由於廁所少,男性多半在外方便,加上各種牲畜的排泄物,滿街是糞穢,臭氣衝天,連帶也使蒼蠅等病媒滋生,影響到居民的日常生活,甚至於增加瘟疫傳播的機率。明代北京除天花這一傳染病時常出現外,在十六世紀以後曾爆發多次大瘟疫,其中又以崇禎十六年的疙瘩瘟與吐血瘟最為嚴重。據筆者考察,當年太倉的老鼠曾大量死亡,而經常在太廟中吃祭品的老鼠也不見蹤影,其為腺鼠疫與肺鼠疫的可能性極大。

多年以前,在考察北京生活燃料由木材轉往煤炭的過程中,筆者注意到明代燕晉長城沿線的森林砍伐日益嚴重,隨之撰文探討東起山海關、西至甘肅這一國防線上森林砍伐的情況,以及官民在復育森林上所做的嘗試。又因若干學者認為:明代軍方在國防線外的例行性燒荒,是漠南草原沙漠化的主要原因,對此個人撰文從制度變遷的角度加以辯駁,實際上軍方的燒荒常虛應故事,且在1570年代以後,與蒙古展開互市,燒荒大半停止,其影響反而越來越小,並不像學者所言那般嚴重。未來,個人將針對明代軍民在境外砍伐林木與墾殖等活動續加追索,而明代邊關上的撫賞制度、馬市貿易,也將是我下一階段所欲加以考察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