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

photo
王汎森 Fan-sen Wang
Current Position: History and Philology
Education: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
Experience: 中央研究院副院長(2010.1-)
英國皇家歷史學會會士(2005.7)
中央研究院院士(2004.7)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代理所長(2011.10 -2012.01)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2003.10 -2009.10)
中央研究院蔡元培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2003.01-2004.6)
本所助理研究員(1985.8-1993.5),副研究員(1993.5-1998.10),研究員(1998.10-2005.9),特聘研究員(2005.9.8-)
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副教授(1993-),兼任教授(1998.10-)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兼任副教授(1994-),兼任教授(1998.10-)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所長(1994.6-1995.7)
傑出人才發展基金會「傑出人才講座」(1998-2003)
國家科學委員會人文及社會科學處副處長(2000. 1-2000. 6)
國家科學委員會人文及社會科學處處長(2000.7-2002.12)
國家科學委員會歷史學門諮議委員(2003. 01-)
國家科學委員會顧問(2003. 01-)
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2003-)
「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指導委員(2010.7-2012.6)
Email: fanshen@asihp.net
   

 探索近世思想的世界

在我剛進入歷史這個行業時,最感興趣的課題是「近代集權主義的興起」。因為從很早開始,我便因為一些捕風捉影的訊息,被近代集權政權的暴虐嚇呆了,我很想了解它的根源。這個野心在許多年後徹底幻滅──1980年代的一個夏天,我在美國一個小學院的圖書館中,偶然看到大半架與近代集權主義相關的書,立刻憬悟到這個領域恐怕太擁擠了。

但是,後來我的興趣還是在了解:是什麼歷史因素造成了今天的我們?這就牽涉到近世中國。我的「近世」從明代中期一直到1950年代,關心的重點是思想、學術以及文化的歷史,事實上只要是這幾個世紀中的問題,我都有濃厚的興趣。當然在我處理過的各式各樣主題中,還是可以勉強找出兩、三個理路。譬如:明末清初與清末民初的兩次思想轉型、明代後期以來商業社會、城市文化與古典儒家以農業文明為主的思想心態之間的較勁與磨合等。當然,我也寫過一批與章太炎、梁啟超、胡適、傅斯年等近代思想、學術巨擘有關的文字,而在傅斯年研究方面,我非常受益於本所收藏的各種手稿。此外,我也非常關心過去因政治壓力或主流論述的壓抑而忽略的雜音、沉晦不明的歷史現象或思想人物。

在我的研究學習過程中,我總是儘可能結合思想史、生活史、文化史來處理特定問題,而且始終保持一種方法論上的警覺:過去有一些史學家處理歷史問題時,往往以「後見之明」倒溯回去,從「已知」的結果倒溯回未知的過去,所以有時候會出現不恰當的因果配搭、錯誤的解讀,或忽略了多元競逐的聲音。

在未來五至十年之間,我想繼續完成以前幾個方面的研究,它們分別是晚明思想文化的狀況、明清思想的轉型、清代嘉道咸時期的思想世界,以及近代中國「後經典時代」的意識結構。

龔自珍〈釋風篇〉說:「古人之世倏而為今之世,今人之世倏而為後之世,旋轉簸盪而不已,萬狀而無狀,萬形而無形。」我認為史學工作者的任務之一,是捕捉「萬狀而無狀,萬形而無形」的流風,而我將繼續在這條路上摸索。